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完本】&《校霸和他的小佳佳》~(蒋丞阮佳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2-03-25 13:18:58 来源:
【本月推荐】热门小说《校霸和他的小佳佳》最新章节_无弹窗全文免费观看阅读!txt电子书免费下载全章节小说在线阅读。

【高清版+番外】【推文+百度云+加贴网盘+限时免费】

▲无遮羞

全集完整版在线免费阅读;免费观看[本月精品免费分享] 全集原版【无遮羞】在线阅读txt下载,PFD全章节品质小说!

最新章节_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txt电子书免费下载,全章节小说。 

微信扫一扫下方阅读↓ ↓ ↓ ↓ ↓ 

>>>>【点击进入小说免费阅读】<<<<

>>>>【点击进入漫画完整无删】<<<<

进入之后,搜索书名【校霸和他的小佳佳】就可以在里面畅读海量小说了!

 

【完本】&《校霸和他的小佳佳》~(蒋丞阮佳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完本】&《校霸和他的小佳佳》~(蒋丞阮佳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上方处,保存到手机相册,微信扫一扫长按识二维码,即可阅读!!

【以下内容非原文,原文请扫上方二维码】

是夜,吴妄坐在小楼窗边,面前小圆桌上摆了两杯酒、几碟小菜,自饮自酌。
   时而风过竹梢,又闻远巷细语。
   自刑罚殿回来,吴妄就有着淡淡的忧愁,此时这般忧愁涌上喉间,化作的也只是些许哀叹。
   可能是觉得万才道人有些可惜,又或是怀念起了北野无忧无虑的日子,再在其中穿插着更遥远的乡愁。
   “唉。”
   吴妄微微叹了口气,夹了口素轻做的小菜,又觉得味道偏清淡了些。
   想开荤,正经的那种。
   “宗主今日不去挨揍……咳,体修吗?”
   门外传来大长老的问候,吴妄含笑请大长老入内,道:“刘阁主去北境处理事务了,长老来喝几杯?”
   “看宗主今日难得有雅兴却无人相陪,老夫就斗胆过来了。”
   大长老推门而入,今日倒是换上了一身蓝色长袍,并非一贯的血袍。
   其实这是给季兄准备……
   灵识扫了眼会客殿中依然不肯离去的季默,吴妄淡定地把心里话划去。
   再看看吧,这家伙明天还不走,那就是真的遇到过不去的坎了,做朋友的怎么也要帮他一下。
   大长老温声道:“宗主,宗门那边按部就班,您不必多挂念。”
   “一步步来就好,让大家不要操之过急,”吴妄笑道,“我倒是想把杨无敌和张暮山两个人调过来,在刑罚殿任个执事。
   如此,我也能有两个信得过的手下。”
   “宗主您直接调他们就是,”大长老笑道,“老夫稍后就发一枚传信玉符,让他们立刻赶来仁皇阁报道。”
   “看现在这般情形,一时半会我是回不了宗门了。”
   吴妄端起酒杯,与大长老轻轻碰了下。
   “法宝铺之事还有一点,就是给各位炼器大师的待遇尽可能的好些,”吴妄道,“今日送走了一位万才道人,却是让我想到了此事。”
   “宗主放心,我们定会辅以重利。”
   大长老缓声道:“万才道人之事,老夫也听闻了,确实让人感慨良多。”
   “是啊。”
   吴妄看向窗外夜色中斑驳的竹影,“若是论起来,我与他也算有几分相似之处。”
   “不同的,”大长老微微摇头,“宗主是将自身命途把握在手中,而万才道人被时势所驱策,本就有太多不同。”
   “或许吧。”
   吴妄端起酒盅一饮而尽,北野的酒掠过咽喉,让他轻轻哈了口气。
   两人许久无言,大长老又说起了些许妙长老幼年趣事,找了话题闲聊了一阵。
   素轻不多时来填酒换菜,顺势也就站在一旁伺候,为吴妄和大长老斟酒;此前她见吴妄心情低落,自是不敢多打扰。
   渐渐的,吴妄的情绪高涨了起来,与大长老探讨起了体修之道。
   话正密、语正欢,忽听阁楼外有匆匆而来的脚步声,两名仙兵在门外急忙禀告:
   “启禀殿主!”
   吴妄饮下杯中酒,缓声道:“讲。”
   “有一魔宗女子带人欲强闯总阁,被守门的兄弟们抓住了,她喊着要见您!”
   “强闯?”
   吴妄纳闷道:“咱们没会客殿吗?为何要强闯?还是来见我的?”
   那仙兵忙道:“殿主,那女子脾气很大,就是说让她且等个回报,她非说是我们要拖延时间,好让她要寻之人逃了。”
   “哦?”
   吴妄挑了挑了眉,问道:“这女子现在何处?”
   “她和她随行之人被制住,困在了中门那,等您发落!”
   “走,大长老随我去见一见。”
   吴妄站起身来,嘴角的笑容越发浓郁。
   “你们先行一步,莫让人伤到了她。
   再派人去给会客殿中的季默季公子送个果盘,让他稍安勿躁,就说我今晚能处理完公务。”
   “是!”
   两位仙兵领命而去,各自化作流光飞回仁皇阁前殿。
   大长老有些不明所以,但见宗主大人来了兴致,也就在旁跟随护卫;大长老只道是那季默惹了风流债,宗主去帮好兄弟平事。
   吴妄已是用灵识远远看去,见到了那名如花貌美的女子,隐隐觉得自己在哪见过此人,却是依稀没了印象。
   赶去中门的路上,吴妄仔细回忆,将这女子的形貌与记忆中的女子不断对比,一直到了近前,灵台方才蹦出了一副画面。
   “是她?”
   仁皇阁人皇宴时,有个少女踩在两名壮汉肩上,身着孔雀羽裙,在后续‘唯我独尊’斗法中的表现也是颇为凶悍,能与当时的林祈一争长短。
   某魔宗宗主千金——乐瑶。
   都说女大十八变,这乐瑶也是变了太多模样。
   人皇宴时她不过十五六岁,已是修为惊人、神通术法十分精湛,一张小脸清秀可人,又带有少许妩媚天成之意;
   今日她长开了身段,神华内敛、气质出众,修为直冲仙人之境,自身更是有一股难言的气场,将身后身前几名天仙高手都压了下去。
   她就傲然站在仁皇阁大门前,脚下被仙光束缚,犹自不肯低头,目光在人群中不断寻找。
   吴妄见状,当即拉了大长老一把,嘀咕道:“此女子怕是不好糊弄啊。”
   大长老笑道:“哪般女子能难得住宗主?”
   “您老就别拿我开玩笑了,”吴妄撇了撇嘴,自家的苦楚也只有自己知晓。
   他道:“大长老您先暗中放些威压,莫要伤到她,给此地增些压迫感。”
   “善。”
   大长老依言扫了扫衣袖,方圆数里之地的夜幕霎时变得阴森幽冷,周遭夜色中仿佛有一只只眼睛盯着中门区域。
   那魔女乐瑶镇定自若,周遭不少修为不高的仙兵反倒开始哆嗦了起来。
   大长老道:“此人身旁,应经常有超凡高手作伴,对这般威压反应不大。”
   “大长老收了神通吧,”吴妄背起双手,又自嘲的一笑,“我自己的终生大事还没着落,就要去帮别人处置这般事。”
   罢了,就当给自己和精卫的故事积攒点善缘。
   吴妄跳下云头,落在众仙兵身后,背着手朝外漫步而行。
   有机灵点的仙兵立刻扯着嗓子喊:
   “无妄殿主到!”
   仁皇阁众修齐齐转身行礼,暗中守在中门的几名仁皇阁高手也是现身对吴妄致意。
   吴妄含笑点头,沿着仙兵让开的通路,径直走到了那乐瑶面前。
   这魔宗少女也在注视着吴妄,俏脸上的冷寒稍缓,目中露出少许敬意,显然是听闻过了吴妄的‘光辉战绩’。
   这可是算倒了穷奇的高人。
   吴妄保持着目光清澈,注视着乐瑶的面容,温声道:“是道友要见我?”
   那乐瑶开口言说,嗓音如幼鹿初鸣、清泉叮咚。
   她道:“大人,季家公子可是在大人您这?”
   “在我这,”吴妄笑着道了句,“不过我因公务繁忙,还未来得及与季兄相见,道友是?”
   “我是他未过门的妻子。”
   乐瑶昂首挺胸,天鹅颈微微扬了起来,目中带着几分苦闷,嗓音却犹自不弱。
   “若他在这,烦请大人让我见他一面,问明他为何要退婚悔婚;
   只要他给我个理由,哪怕是我面容与他所喜不同这般荒唐话,我也算是认了!
   可他不声不响就不辞而别,又算哪般说法?
   若是觉得此情难成,痛痛快快说出来就是!何必如此躲着我?”
   周遭众修士听闻此言,看乐瑶的目光满是钦佩。
   这般敢爱敢恨的女子,当真让人难生厌恶。
   吴妄:……
   就知道这事难处理。
   他能怎么办?总不能直接帮季默做主。
   于是,吴妄温声道:
   “道友……妹子,你先不要生气,此事可能有些误会!
   季兄并非是那般没有担当之人,他来仁皇阁是……是因,啊,是因我此前要审理一桩秘密案件,让他前来协助。
   道友可能不知,季兄人称玉面判官,断案有说法的。”
   乐瑶微微一怔,轻轻眨了下眼:“当真?”
   “本殿主岂会骗人?”
   “哼,”乐瑶嘴角露出少许笑意,言道,“虽然知道大人你是骗我的,但总归也能开心些,多谢大人好意。”
   “妹子还请去我住处等候,若你身后之人不放心,可寻两人随行。”
   吴妄温声道:“我且处置一二事务,待忙完了手头要事,自会给妹子一个说法。”
   乐瑶微微抿嘴,凝视着吴妄。
   “我信大人。”
   言罢,她脚下仙光束缚自行消退,一名老妪、一名老者向前半步,都是天仙境高手,应该是乐瑶的贴身护卫。
   这般资质非凡的年轻人,有一二高阶修士做护道者,也是人域常态。
   目送乐瑶一行三人被仁皇阁高手护送去了自己的阁楼,吴妄不由得抬手揉了揉眉心。
   这个季兄也是,若是不喜欢,那就把话说明白不就好了,跑个什么?
   “来几个长相凶悍点的,跟我去会客殿。”
   角落立刻有几名体修壮汉跳了出来,一个个呲牙咧嘴,模样说不出的憨厚。
   ……
   片刻后,会客殿中。
   吴妄背着手飞入阵法,季默立刻就从角落跳了起来,立刻扑了上来。
   “无妄兄!你可算忙完了!江湖救急,快给我出出主意吧!”
   几名大汉从后方赶来,组成人墙将季默拦住,对季默一阵瞪眼吹鼻子。
   季默急得原地乱蹦,在那不断喊着:“无妄兄!你就别生气了,十万火急,我真不是故意要逃出来!实在是没辙了!”
   “是吗?”
   吴妄淡定地坐在木椅上,侧旁有大汉端来茶水,悠闲地抿了一口。
   “让季公子过来吧,给季公子搬个凳子。”
   “是!”
   几名壮汉左右散开,又有个壮汉搬来了半尺高的板凳,摆在了吴妄面前。
   季默也不挑拣,撩起长袍下摆,就蹲坐了上去,可怜巴巴地看着吴妄。
   “说吧,怎么回事?”
   吴妄将茶杯放去侧旁,自有壮汉抬手接着。
   有一说一,这些仁皇阁仙兵,普遍比灭宗同境界的修士要机灵许多。
   季默刚要开口,吴妄又道:
   “你来的时候,你祖母已发来信件,解释了此事前因后果,所以我才躲着不想见你。
   与你相亲之人是魔宗天才少女乐瑶,你们彼此情投意合,谈了十多天,你突然要反悔。
   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事情其实就是这般,”季默轻声叹息,“我也知,不给对方一个明确的说法,突然跑出来是我不对。
   但无妄兄……我!我、我……”
   “你咋了?”吴妄纳闷道,“突然不行了?”
   “怎会!”
   季默挺胸抬头,高声道:“跃马疾驰三万里,我辈腰杆锻枪金!”
   吴妄眼一瞪:“那你跑个什么?”
   “唉!”
   季默瞬间萎了,叹道:“此事说来有些难于启齿,对瑶瑶名声也不好,但无妄兄,我确实是……有些怕了。”
   “怕成婚?”
   吴妄面露恍然,笑道:“是不是想到了成婚后的日子,就觉得特别苦闷,就觉得要被束缚?”
   “不会啊。”
   季默双手一摊,反问道:
   “成婚以后不是可以光明正大终日腻在房中吗?
   大家都是修士,又能走双修之道,我也不会有什么厌烦之忧呀。”
   吴妄:……
   试试北野敲昏大法?
   “那你怕什么?”
   “怕、怕她,”季默传声嘀咕,禁不住抬手捂眼,坐在那一阵长吁短叹。
   “你要说这个,我可真不困了。”
   吴妄身体前倾,传声道:“怎么回事?说详细点,哥们帮你分析分析。”
   “哎,那是几日前,我们两个相约去数百里外的桃花园游玩。”
   季默缓声轻叹,将事情原委娓娓道来。
   “无妄兄你也知晓,我朋友多,那些有过口头不对付的对头也多。
   很多人瞧不上我这般浪荡将门子弟,或是花楼中与我争过花魁头牌,总有几个像是原本的林兄、薛开龙那样,没事就来撩拨我几句的。
   我自是不怕他们,本来这也没什么大事。
   那日,我们去桃花林没有带侍卫随从。
   那是人美花娇、妩媚风情,我们两人手拉手在桃花中穿梭,她喊我一声‘季默哥哥’,我唤她一句‘瑶儿妹妹’,彼此正是情深意浓……”
   “这些可以略过,”吴妄道,“你挑着十八岁以下少年能听的讲。”
   “哎,”季默双手一摆,“几个挑事的凑过来,我本想着带着瑶儿不便动武,就要带她离开,但那几个浪荡子非要找事,言语不逊,还对我扔了块石头。”
   “也没让你这么简略……然后呢?”
   “然后!”
   季默禁不住捂住眼,整个人都哆嗦了几下,喃喃道:
   “就是一眨眼的功夫,那几个家伙差点被打死!
   太可怕了!瑶儿真的是我认识的瑶儿吗?
   一边踹人的嘴,一边让人再开口说话,说不出来就继续踹……把人元婴抓出来,在别人嘴里涮来涮去……笑声比魔头还要魔头!
   她动完手还扭头看向我,对我露出了那般温柔的微笑。
   背着手,就很可爱的跳了过来,俏脸上带着血痕,笑着对我说,季默哥哥,咱们回去吧。
   她真的是那种、那种,让人生不起厌恶感。
   但转念一想,遍体生凉啊!”
   季默喉结上下颤动,眼巴巴地看着吴妄:
   “我真不愿这样想,可转念一想,她以后要是对我也这般动手……也没听说,成婚还要有性命之危的啊。”
   吴妄皱眉点头,道:“那你直接将此事说出来不就好了。”
   “不会被打死吗?”
   “当然不会!”
   “这个。”
   季默揉揉眉心,叹道:
   “我其实挺中意她的,她出手也是为了维护我。
   可,她若是普通的强势,那以后也能管得住我的花花心思,但这是不是有点强势过头了?
   我现在闭上眼,就是她抓着别人元婴往另一个人嘴里塞的画面,实在是……”
   “听你这么一说……”
   吴妄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们刑罚殿倒是正缺这般人才。”
   季默叹道:“无妄兄!你先帮我分析分析,万一以后我跟她吵架了,她会不会对我动手?
   这谁受得住啊这!”
   “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些往事。”
   吴妄站起身来,抱着胳膊在季默身前来回踱步。
   他与那位乐瑶妹子的交集,就是那次人皇宴,此时想起来的,却是自己冒充老前辈器灵时,所见那乐瑶动手的情形。
   印象较深刻的,就是她掐腰哈哈大笑,不断踹一名修士的脸,然后被旁边之人偷袭淘汰……
   “季兄你若是实在害怕,不如就拒了这门亲事。”
   “可!”
   “你们行过大礼了?”
   “怎么会,”季默正色道,“这又非花楼韵事,我们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而今也不过是拉了拉手。”
   吴妄:……
   可恶,总觉得这个话题对自己是持续性伤害。
   “我也挺中意她的,”季默目中满是温暖。
   “既然这般,我有办法了。”
   吴妄顿住脚步,笑道:“其实问题简化一下,就是你想确定,她是对所有人都那般暴躁,还是只对敌人那般暴躁。”
   “对,对!就是这么回事!”
   “殿主!”
   正此时,会客殿外有仙兵匆匆来报,“天衍玄女宗圣女已到前门。”
   “请她过来吧,”吴妄笑道,“刚好一同为季兄把把关。”
   季默纳闷道:“无妄兄,莫非你想让我去惹怒乐瑶妹妹?”
   “坏你们感情的事,咱不能干。”
   吴妄温声道:“仁皇阁内多的是阵法高手,一道幻阵就能解决的事,不必太过复杂。”
   季默明显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这,看样子是真的怕。


郑重声明: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修改或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