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君瑶 君书寒》小说全集&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2-03-25 04:05:12 来源:
 

【本月推荐】热门小说《爸爸,亲亲》最新章节_无弹窗全文免费观看阅读!txt电子书免费下载全章节小说在线阅读。

【高清版+番外】【推文+百度云+加贴网盘+限时免费】

▲无遮羞

全集完整版在线免费阅读;免费观看[本月精品免费分享] 全集原版【无遮羞】在线阅读txt下载,PFD全章节品质小说!

最新章节_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txt电子书免费下载,全章节小说。 

微信扫一扫下方阅读↓ ↓ ↓ ↓ ↓ 

>>>>【点击进入小说免费阅读】<<<<

>>>>【点击进入漫画完整无删】<<<<

进入之后,搜索书名【爸爸,亲亲】就可以在里面畅读海量小说了!

 

《君瑶 君书寒》小说全集&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君瑶 君书寒》小说全集&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上方处,保存到手机相册,微信扫一扫长按识二维码,即可阅读!!

【以下内容非原文,原文请扫上方二维码】

莫九针眼眉一沉,长长睫毛上抖落几片雪花,在阳光下闪烁着点点星光。

她轻吸一口气,故作乐观的道:“家父十几年前失踪,蜀国灭后,我母亲带着我四处打听。”

说着,她眼里闪烁出几分坚定的光芒,盯着秦飞的眼眸道:“直到前阵子,有位前辈指点,说苍雪城来的秦飞,可以找到我爹。”

秦飞有些哭笑不得,他没傻到看见个漂亮姑娘就被迷了心窍,摇摇头道:“莫姑娘,你就那么信任那位前辈?”

莫九针肯定的点了点头,却也没给出什么让人信服的说法。

秦飞坦言:“或许咱们的父母是旧相识,但我四岁便流落塞外,连自家父母的名字都不记得。喔,家父不是苍云战将的事情,也是那位前辈说的?”

莫九针“嗯”的应了一声,见秦飞疑云满目,于是道:“上次我和母亲遇险,还是前辈出手相救,他肯定不会骗我的!”

“这样啊……”秦飞十分头大,本来还想把身世之谜压在心底,不料莫九针的出现,着实令人措手不及。

似乎想到了什么,他平复了一下杂乱的心绪,看着莫九针问道:“前辈还说了什么?”

那位神秘的前辈知道自己在苍雪城的事,也像是知道一些自己的身世,那么指引莫九针来找自己,应该会有后续计划。

“啊哈,你也不是真傻嘛!”莫九针嘻嘻一笑,明眸皓齿的模样,让秦飞都误以为春天提前来了。

“前辈说,你在苍雪城立下奇功,有玄雪令护身。”莫九针仔细的道,“苍云的天下,你可任意通行。有你在,我打听起我爹的消息来,也不那么危险嘛。”

秦飞呆滞了一瞬,照这么说,她是要跟我一起走?

好吧,也称得上是个不太粗糙的计划。

“那个……呃,莫姑娘。”秦飞尴尬的咧了咧嘴,身边如果带上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女生,心里居然觉得有些对不起灵雎姐姐,但偏偏还无法拒绝,“我此行的终点,是茶江镇。”

“茶江镇?”

莫九针轻轻念了一遍这个有些陌生却耳熟能详的地名,低眉思忖片刻,才恍然惊呼:“你居然要去那里!”

十几年来走访天下,莫九针年纪不大,却也见识广博,她当然知道茶江镇有什么,也知道在茶江镇可以得到什么,刚刚沉寂下的希望又再度燃起:“我也要去!”

秦飞郎朗一笑:“按那的规矩,除夕之前,务必赶到。后天就是除夕,茶江镇距靖宁城少说六百里,以我们的速度,怕是赶不上喽!”

可不是,两人遛马出城好半晌,竟还没过十里店。秦飞表面上答应得干脆,心里也是再三权衡。咱横竖两个小年轻,一个有大功,一个无大害,茶江镇那边……

应该不会为难吧?秦飞心里不确定,然而不确定的事情多了去了,不差这一件。

“若除夕当天才到,于我们不利。”莫九针略一思忖,正色道,“不如昼夜兼程,先到了茶江镇再说?”

秦飞想想也是,对眼前的少女免不了高看了几分,两人打定主意,即刻出发。

数百里外,茶江镇。

蜿蜒贯穿镇子的江水,把茶江镇分成了南北两个部分,江水唤作茶江,镇子也就因此而得名。

临近新年,茶江镇和绝大部分城镇并无二致,俱是笼罩在了节日欢快的气氛里。若说有别于普通城镇的地方,便是在正南端的空阔旷野里有一处石台,石台之上立有一尊八丈神像。

此人身披重甲,形容伟岸,不怒自威。右手倒提偃月刀,左手轻捋长胡,蚕眉凤目,正以一种披靡天下的姿态俯视着南方的十万大山。

“武圣……”

旷野之中,轻浅的低喃很是清晰。一名年轻的灰衣男子正站在雕像跟前,不顾风雪迷眼,满是憧憬的仰望着那个难以企及的高度。他倒不是孤身一人,与之同来武圣台的,还有另外五名年轻男女,俱是同出一处的年轻俊杰。

“成杰,愣什么愣?走了!”同伴见他一个人发呆,不耐烦的催促道。

天寒地冻的,一行人赶路到此,早就乏了,及早去镇子里寻个住处喝口热汤才是正经。

成杰偏头一笑,嘴角勾如水墨,侧脸的轮廓却刚冷如锋。他并非六人中最优秀的,六人分属六个不同的家族,其中的恩怨情仇,三天三夜也掰扯不清。来到茶江镇,看似形成了一个气氛和睦的小队,实则暗流汹涌。

谁在外头发展得好,谁的家族底气就足。

他连忙跟上队伍,揣着小心,心说只要不惹是生非便好。

茶江镇对于经常于除夕前后出现的外地人早已习以为常。有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人,也有利用此次集会做些买卖的生意人,更有前来招募才俊的各路势力甚至是宗派。

成杰等人随意寻了一家客栈落脚,或者有人心有挑拣,却不好声张。只有万余人口的茶江镇,这几日会涌入数万人次,此刻能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休息就该知足。

不出意外,定了住处后,另几人便暂时没有再碰头的意思。成杰乐得清静,与其和这些人虚与委蛇,倒还不如关上门来睡个天昏地暗。

或许是逃避吧。

年轻气盛的人,不是更应该在虚与委蛇的套路中打磨自己的性子么。

或许是厌恶,不屑。

情绪涌动,不一而足。有满怀希望的憧憬,也有茫然错愕的忐忑。谁都想让明天变得更好,但谁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唉……”屋子里不时传出声声叹息。

当夜,弯月行空。

成杰是被大堂里的喧哗声吵醒的,迷迷糊糊摸出门来,看见大堂里几乎坐满,喝酒划拳的,吃饭聊天的,好不热闹。还陆续的有人进来登记入住,照这进度,恐怕待会儿就会宣告客满。

点了份茶江特色的油茶火锅,要了一壶茶江特色的红薯泡酒,坐在靠近大门的位置,自斟自酌,自得其乐。抛开身上的包袱,若每天能这样颓然的醉生梦死,倒也不失潇洒。

“成杰?”

不知坐了多久,忽然有人疑了一句,确定是成杰之后,便在桌边坐下。

成杰醉眼迷离,晃了一眼,分辨出来人的身份,语调微醺:“是子舟啊,怎么,喝两杯?”

子舟摸了摸鼻子,摇头:“喝酒误事,你也别喝了。”

两人同属一城,两家关系不算交恶,却不尽友好。对于子舟的劝诫,成杰还是十分感激的,哈哈笑道:“有修为在身,哪里会喝醉?”

一面令客栈的伙计添了碗筷和些许酒菜,显然不打算放子舟离去。

子舟倒不扭捏作态,玩笑道:“成杰你还真别说,茶江镇的泡酒,据说连那武破虚空的渡劫高人都能放倒。茶江泡酒,又名神仙饮,你千万别小瞧了。”

 


郑重声明: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修改或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