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竹马狅弄小青梅 林烟陈捷》(最新完整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2-03-23 02:29:10 来源:
【本月推荐】热门小说《竹马狅弄小青梅》最新章节_无弹窗全文免费观看阅读!txt电子书免费下载全章节小说在线阅读。

【高清版+番外】【推文+百度云+加贴网盘+限时免费】

▲无遮羞

全集完整版在线免费阅读;免费观看[本月精品免费分享] 全集原版【无遮羞】在线阅读txt下载,PFD全章节品质小说!

最新章节_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txt电子书免费下载,全章节小说。 

微信扫一扫下方阅读↓ ↓ ↓ ↓ ↓ 

>>>>【点击进入小说免费阅读】<<<<

>>>>【点击进入漫画完整无删】<<<<

进入之后,搜索书名【竹马狅弄小青梅】就可以在里面畅读海量小说了!

 

《竹马狅弄小青梅 林烟陈捷》(最新完整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竹马狅弄小青梅 林烟陈捷》(最新完整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上方处,保存到手机相册,微信扫一扫长按识二维码,即可阅读!!

【以下内容非原文,原文请扫上方二维码】

清晨,宋慈牵着一匹马站在路口,百姓们都出来送行,纷纷献上馒头,腊肉等心意。

宋慈一边笑着,一边往家的方向望去。

日头渐渐出来了,出发的时间也快到了,可依旧没有看到父亲的身影……

唉!宋慈翻身上马,无比失落的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旅途。

但他不知道的是,在他打马转身的瞬间,藏在人群最后面的宋巩默默的擦干了眼角的一滴泪。

十日后,宋慈终于进了信丰县,此时日头已经西斜,信丰县的城门即将关闭。他狠狠的在马鞭上抽了一下,马儿嘶鸣一声扬起蹄子一顿狂跑,在城门即将关上的刹那,钻进了县城。

宋慈翻身下马,灰头土脸的拉过一个乡亲问道:“这位大叔,请问衙门怎么走?”

被拉住的人似乎吓了一跳,惶恐的推开宋慈就跑了。宋慈以为是自己的肮脏模样吓到了别人,赶忙用袖子擦了擦脸,刚想再寻一人问路,却发现整条街都乱了!

有的妇人抱着还在玩耍的小孩撒腿就跑,有的樵夫丢下担子直接离开,就连街边的茶馆也啪的关上门窗,不留下一丝缝隙。

眨眼之间,刚刚还热闹的大街就只剩下宋慈一人惊愕的站在原处。

按道理说,现在天还没黑,离官府的宵禁还有好几个时辰,可这里的百姓为什么都家家户户锁死了房门呢?

宋慈放眼望去,路边的小摊上还堆着没卖完的蔬菜,地上还有被践踏的烧饼和水果……

这简直是太奇怪了!

微风一起,扬起灰尘将天空遮的雾蒙蒙的,若不是刚刚还看到了那么多百姓,宋慈几乎以为这是一座鬼城。

宋慈皱着眉头四处打量,发现右边的房舍里有一个小女孩正透过窗户好奇的看着他,随后窗户被大人用力的关上,发出啪的一声,这一幕让宋慈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他加快了步伐,凭着感觉往前走,路一家客栈的时候却听到了微弱的呻吟声。

宋慈脚步一停,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穿着补丁衣裳的老太太正缩在客栈门口的角落里,一边锤着腿,一边发出哼哼的痛苦声。

宋慈小跑了几步来到老太太面前:“老夫人,您这是怎么了?”

老太太浑身一颤,等看到来者是宋慈时,这才松了口气:“小伙子,你怎么还没回家?老太婆是饿昏了,走不动了,你不应该留在外面呀。”

宋慈从包袱里掏出两个白面馒头递给老太太,嘴角带着一丝笑意:“老夫人,我是外地来的,要去县衙办事,可是却无人指路,不知老夫人能否告知衙门在何处?”

老太太啃了两口白面馒头,精神好了许多:“老太婆的家就离衙门不远,小伙子不嫌弃,老太婆给你带一段路吧。”

宋慈扶着老太太一路往城里走,过了一刻钟老太太停了下来:“这便是我家了,前面直走大约一里路便是县衙,老太婆就不送了……”

说完老太太敲了敲门,里面传来紧张的询问声。听到来人是老太太,门才打开了一条缝,等老太太闪身进去后,门立刻‘砰’的一声被关死了。

奇怪,这地方的人怎么都怪怪的?

宋慈疑惑的盯着房子看了几眼,这才急匆匆的朝着县衙跑去。

不出所料,县衙的门也已经合上了,宋慈用力的敲了好半天,才有一个年轻捕快探出脑袋,在验过文书后才把宋慈放进来。

“宋大人,老县令今日已经歇息了,还委屈您先在偏房休息!明日老县令与您交接了事务便会搬走,届时大人便能住在县衙了。”年轻捕快一边将宋慈往偏屋引,一边恭敬的说道。

宋慈不在意的笑了笑:“无妨,劳烦小兄弟帮在下弄点热水,赶了十天的路,浑身都发臭了。”

年轻捕快连连点头。

等宋慈沐浴更衣后,年轻捕快又端了几道小菜并一壶酒上来,宋慈开开心心的吃了,一头栽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这一夜宋慈睡的并不安稳,睡梦中他好像听到了隐约的哭喊声,还有厉鬼一般的冷笑声,醒来的时候头疼欲裂。不过想到今日要与老县令交接,他强打起精神爬了起来。

此刻老县令已经在县衙等着了,站在他旁边的还有一位师爷和五位捕快。

老县令将厚厚的卷宗一份一份的翻开让宋慈过目,中午的时候在县衙里办了一桌酒菜,一是为老县令践行,二是为宋慈接风。

老县令头发花白,长的慈眉善目的,和捕快们说说笑笑,并没有半点当官的架子。

他老家并不是信丰县的,但他年事已高,妻女都在这边,因此也在这边置了一份田产,所以席间并没有什么离别的伤感。

宋慈起身为老县令倒上酒:“在下是个新人,许多事情都不懂,以后少不得要麻烦老大人,还请老大人多多指教!”

“呵呵,”老县令得意的说道:“老夫虽然不才,但也在信丰县当了十年的官了,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非常了解。只要你不嫌老夫啰嗦,随时来问我都行。”

饭桌上老县令讲了很多信丰县的民风民俗,宋慈认认真真的记下,酒足饭饱之后,老县令拍了拍宋慈的肩膀道:“小伙子,一县县令看似是芝麻大的官,实则也不好当啊!以后的日子里,你切记小心小心再小心。”

“在下记住了,多谢老大人教诲。”宋慈躬身道谢,一路将老县令送上了轿子,这才转身回了衙门。

看到摆在案子上的一摞卷宗,宋慈呼了口气,喝了口茶醒醒酒,然后开始一页页翻阅起来。

信丰县不大,城区总共也就不过两三百户人家,所以重大案情并不多,一下午的时间也就理顺了。

宋慈伸了伸懒腰,伸到一半他突然站了起来,外面已经天黑了,但是没有一个人!

宋慈快步走到县衙大门处,发现门果然被锁的死死,昨天给他开门的年轻捕快正在守门,见到宋慈立刻抱拳行了一个礼。

宋慈皱着眉头问道:“今日仍旧是你留守县衙?”

“小的就住县衙,索性每日就幸苦一点。”年轻捕快神色恭敬的答道。

“那现在不过酉时,怎的外边一点人声都没有?”宋慈打量着夜色问道。

年轻捕快解释道:“启禀大人,信丰县有规矩,太阳落山前县民必须回家。”

宋慈点点头:“那去厨房取点吃的送到我房间。”

年轻捕快神色有些为难,宋慈扬了扬眉毛:“怎么?县衙连吃的都做不起吗?”

“不不不,信丰县还有规矩,太阳落山后不许生火,大人明天还请早些吩咐。”年轻捕快弯腰道。

宋慈的脸色却也黑了下来:“那就去买些点心!”

“满大街的店铺早就关门,还请大人不要为难小的了……”年轻捕快哭丧着脸说道。

宋慈一甩袖子,转身抱着卷宗回了房间,却静不下心来看,只好吹了灯躺在床上。结果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小半个时辰也睡不着,索性披着衣服走出了屋子。

刚打开屋子,宋慈就发现不远处的院子里似乎蹲着一个人,这人坐在石凳上,背对着宋慈,手不停的往嘴里塞着什么。

宋慈的脸色彻底黑了下来,他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朝石桌上望去。只见石桌摆着两三个盘子,虽然天太黑看不清楚,但看年轻捕快狼吞虎咽的样子,也知道是不错的好菜。

“怎么,本官的晚膳没得吃,你倒是在这里吃宵夜吃的欢快?”宋慈实在压不住心里的火,冷冷的喝道。

年轻捕快的身体一僵,随即飞快的抹了抹嘴,跪倒在地道:“回大人,这饭菜是小的白天省下的,晚上守衙门空腹熬不住,因此小的才将自己的饭食留下一半来,并没有另外生火!”

宋慈冷冷的盯着年轻捕快:“哦?本官第一次知道,一个小小的捕快半顿饭的份例可以装整整三大盘!”

 


郑重声明: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修改或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