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虎网
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净利润遭腰斩 不良率超6% 山东荣成农商行信用等级下降

时间:2020-08-01 11:35:39 | 来源:华夏时报

又一家农商行被下调主体信用等级。

7月29日,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下称“东方金城”)发布信用等级通知书,东方金诚根据跟踪评级安排对山东荣成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荣成农商行”)及“17荣成农商二级01”的信用状况进行综合分析和评估,下调荣成农商行主题信用等级为A+,评级展望为稳定,同时下调“17荣成农商二级01”信用等级为A。

一年前,荣成农商行上述评级结果为AA-和A+。企业主体及长期债券信用等级符号及定义显示,等级为A的定义是偿还债务能力较强,较易受不利经济环境的影响,违约风险较低;除 AAA 级和 CCC 级(含)以下等级外,每一个信用等级可用“+”、“-”符号进行微调,表示略高或略低于本等级。

值得一提的是,东方金诚的评级观点认为,荣成农商行在荣成市储蓄存款客户基础稳固,存款业务区域市场竞争力很强。受益于资产结构调整以及良好的储蓄存款基础,该行资产流动性和负债稳定性较强,跟踪期内流动性得到明显提升。但在环保整治、海域治理、客群结构调整等内外因素作用下,该行贷款业务竞争力有所弱化,以及不良贷款率的提高,进而导致盈利能力和资本充足性下滑。此外,该行关注类贷款占比仍较高,预计存量信贷资产质量可能下行,并导致资本管理承压。

对于评级被下调,荣成农商行的相关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自己不清楚这件事,需要向领导汇报后再答复”。但截至发稿时为止,本报记者没有收到该行的回复。

信贷资产质量加速恶化

综合荣成农商行近年的经营状况,信贷资产质量明显下滑是信用等级被下调的主要原因。

跟踪期内,荣成农商行贷款主要投向农林牧渔和制造业。截至2020年3月末,该行前两大行业贷款额合计占全部经营性贷款余额的比重为73.75%,较2018年末提高0.18个百分点,贷款投放的行业较为集中。从行业细分来看,农林牧渔贷款主要投向渔业捕捞、水产养殖等借款人,制造业贷款主要投向水产分拣、深加工等行业。

客户集中度方面,跟踪期内该行继续压降大额贷款,客户集中度有所降低,但仍处在较高水平。截至2020年3月末,该行公司贷款户均余额为2296.92万元,相比2018年末减少107.9万元;3000万元(含)以上的贷款客户84户,贷款余额合计49.24亿元,占贷款总额的31.60%。

值得注意的是,跟踪期内荣成农商行不良贷款率有所上升,关注类贷款占比较高,信贷资产质量存在下行压力。

受渔业资源衰退、环保限制、休渔期延长等影响,小冷藏、小晒场、海水养殖、海带加工等传统行业风险依然很大。此外,2019年西霞口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关联企业的核心人员涉诉,导致相关贷款迁移至不良贷款。综合影响下,当年该行净增不良贷款5.39亿元,当年末不良率上升至6.5%;拨备覆盖率降至68%,不但远低于120%-150%的监管要求,并且计提拨备已经无法完全覆盖不良。

2020年以来,上述负面因素无明显修复,并叠加疫情对当地企业和个体户经营的普遍冲击,加大了该行不良贷款清收的难度。截至报告出具日,该行正在推进荣成市政府以土地置换其不良贷款(本金5.8亿元,利息3000万元)的工作。

具体来看,荣成农商行不良贷款主要分布在渔业和农副产品加工业。截至2020年3月末,上述行业不良贷款余额合计占全行不良贷款余额的比重为 46.18%。同期末,该行前十大不良贷款余额为3.66亿元,占全行不良贷款余额的比重为36.55%,上述贷款产生不良的原因包括当地冷藏行业低迷、对手方解除捕捞协议、回款不及时等。

除此之外,东方金诚指出,该行关注类贷款占比仍较高,预计存量信贷资产质量可能下行,并导致资本管理承压。

荣成农商行关注类贷款包括利息/本金逾期贷款、借新还旧、展期等贷款。截至2020年3月末,该行关注类贷款余额为11.06亿元,其占全行贷款余额的比例仍处于较高水平。其中,利息/本金逾期贷款余额1.25亿元,借新还旧贷款9亿元。该行前十大关注类贷款余额为3.34亿元,占全部关注类贷款比重的 30.17%,贷款客户分布在港口服务、船舶修理、房地产开发、水产养殖及加工等行业,该行通过追加抵押物和集团担保以缓释上述贷款的信用风险。

盈利大幅度下滑

荣成农商行作为传统存贷款业务为主的银行,利息收入是其主要收入来源,但在不良等因素的侵蚀下,该行盈利水平出现大幅下滑。

跟踪期内,该行公司贷款余额进一步减少。在近海渔业资源衰退、休渔期延长,以及环保整治等外部经营环境有所恶化影响下,加之自身主动收缩较高信用风险领域公司贷款,包括控制大型水产冷藏厂、加工厂和大马力渔船等3000万元以上新增贷款的投放,以及压降部分房地产、融资平台等限控领域贷款,公司贷款延续负增长势头。目前,该行新增公司贷款以远洋捕捞企业和产业园区的中小微企业为主,客群结构调整使得公司贷款增长缓慢。

该行贴现业务继续拓展,截至2020年3月末,该行票据贴现余额18.71亿元,全部为线上买断式转贴现业务,余额较2018年末增加5.93亿元,交易前手或承兑行主要为国有大行、全国性股份制银行和山东省内农商行等。

同时,荣成农商行侧重于投放500万元以下的个人贷款,但受环保整治、海域治理、营销手段实施相对滞后等因素影响,零售贷款业务发展较慢。截至 2019 年末,该行个人贷款余额63.82亿元,相比年初增长4.75%,其中个人经营性贷款余额54.09亿元,客户主要为从事水产养殖、分拣和加工等工作的个体户。该行消费贷款以住房按揭贷款为主,短期消费贷款和信用卡贷款规模较小。

整体地看,该行整体贷款虽有增长,但因贷款逾期率上升,导致贷款利息收入略有下滑。截至2019年末,该行利息收入9.63亿元,较2018年微涨0.08亿元。此外,荣成农商行在区域内储蓄存款客户基础保持较好并具有增长持续性,但产品缺乏多样性和线下渠道为主的获客模式决定其存款成本和运营成本较高。截至2019年末,利息支出为5.92亿元,同比增加0.86亿元。

在利息收入和利息支出的共同影响下,该行2019年利息净收入为3.71亿元,同比下降17.37%,最终导致该行营业收入下滑22.49%至5.99亿元。

荣成农商行的营业支出主要由业务及管理费和资产减值损失构成。2019年,该行的成本收入比55.37%,较上年提升10.86个百分点,主要是利息净收入同比下降,而业务营销、人员工资等刚性支出仍较大所致。

在上述营业收入和营业支出等因素的共同推动下,荣成农商行2019年净利润仅为0.54亿元,同比骤降67.66%。

进入2020年,荣成农商行营收和净利进一步下滑。截至今年3月末,该行营业收入1.47亿元,同比下降10.45%,盈利0.31亿元,同比减少41.83%。东方金诚预计,2020年该行利息收入增速放缓,以及中短期内该行资产质量仍面临下行压力,预计该行盈利能力或难以明显改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猜你喜欢